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下横琴 (青岛) 钧瓷 博客

钧瓷博文集

 
 
 

日志

 
 

谈一笑而过的《冷眼看钧瓷》作者:殷振志  

2014-02-09 08:37: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笑而过不知是何方高人,网上流传着他的奇文《冷眼看钧瓷》,视角独特,笔走偏锋,语言幽默,格调轻松,对目前钧瓷界的一些乱象极尽讽刺和调侃,意在排遣己意,揭示真相,给目前钧瓷界的“虚火”降温。这无疑是一副清醒剂,引来不少网友的喝彩与认同。钧瓷生产与收藏要健康发展,这样的冷静旁观和理性对待是少不了的。中国的文化思想向来是不喜欢怀疑论,更不喜欢虚无主义,但这样的反向思维还是很可贵的。只是作者的心太冷,好像有所郁结,全以嘲弄的口气发泄,则让人不能完全接受了。我曾写过一篇《优势与局限》的文章,从跨界思维的角度论述钧瓷的不足,也得到不少钧友的呼应。但事先我不知道网上还有《冷眼看钧瓷》的文章,还以为是开了反向思维的先例,现在看不是这样的。这说明文心不远,文心也是可以通气的。我们的文章都在一个坐标系上,但我们的方向相反。我是从文化的角度论述钧瓷的不足,他是从现象学的角度指陈钧瓷的假象;我做的是“热讽”,他投的是“冷箭”;我打的是“面”,他打的是“点”。虽都是在为钧瓷“降温”,有一定的认识价值,但情感态度不同,下手的轻重也不同。他是单刀直入,一针见血,我是浮在面上,点到为止。但不管怎样,都是在为钧瓷瞎操心。

   现在说回这篇文章。《冷眼看钧瓷》既是奇文,我们当然欣赏他的文字,读着这样的文字很痛快,比那些常见的板着面孔说教把文章写成公文空话套话官话连篇八股调十足且又自认高明的强多啦。但他的一些说法是不敢苟同的。比如,该文认为钧瓷原本不像鼓吹的那么金贵,它原来只不过是皇家的生活用具,比如花盆、痰盂、夜壶之类。这话理操话也操。因为陶瓷的发明原本就是用于生活的,把它当生活用品是本义,当艺术作摆设是奢侈,既是生活又是艺术那叫高雅,全凭人的需要和情趣而定,它并不伤到钧瓷的自尊,也无需把生活与艺术截然分开。生活方式即是文化方式,“仪式”演变为“礼仪”,有文的文化来源于无文的文化,有文的文化也常在无文的文化的包围之中,连孔子也说过“先进于礼乐,野人也,后进于礼乐,君子也”的话,而孔子是“如用之,吾则从先进”的。所以钧瓷用于生活是不分什么文野的,大可不必研究它的小出身。

   再如,该文认为广告语中“纵有家财万贯,不如钧瓷一件”,其中“钧瓷”二字应为“君赐”,指的是君王的赏赐,现在是移花接木。我对“钧瓷一件”和“君赐一件”没有考证,相信也考证不出啥名堂。我认为这全是糊涂账,全是后世的好事之徒瞎编的,后人跟着起哄罢了。就像“莫道世上黄金贵,不如孔家一把泥”(有说“神垕一把泥”的)一样,根本就是当代好事之人的“山寨版”,是无所谓什么出处的。

   还有像“入窑一色,出窑万彩”一句,人人都跟着瞎吆喝,却不知道这句话语起何时,典出何处。但据教之忠老先生说,这句话是他和几位同事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编写钧瓷宣传页时,几个人偶尔对出的一句话,不意现在竟成了经典用语。我们可能都认为这话有出处,但教先生不说出来,我们去哪里查啊!所以,对一些广告语我们是不必当真的,那是好事之人的鬼把戏,正规的文献上没有这样的词。

    又如,作者说现在的钧瓷煤烧、气烧、柴烧、炭烧的什么都有,你已弄不清是用什么烧的了,心里耿耿的。其实这应该是种技术的进步,进步到可以相互通气,火烧联营了。也许只有生产者最清楚,但也是只知道自己的,不明白别人的;内行人些许能看个明白,但也未必敢肯定;而外行人则永远是雾里看花,不清不楚。这正应了那句外国人说的话,“我唯一知道的是自己不知道”。在钧瓷界,我看未必找得出真正的专家或通才。我说过,钧瓷无故事,谁也不敢拍着胸脯打保票,说这是什么烧的,那是什么烧的。好的钧瓷,至今还没有见到作者是如何设计、如何创烧的记录。钧瓷行当有句话,叫做“生长在成型,死活看烧成”,再好的计划谁也不敢保证会烧成什么样子。也许这就是钧瓷的“神秘处”和可贵处,都看懂了,钧瓷也就不主贵了。所以对钧瓷是用什么烧的也不必太计较,只要烧得好,气烧传统釉烧得很古典,煤烧现代釉烧得很“窑变”,觉得很美就是了。钧瓷是“神秘”的,钧瓷意象也是模糊的,我们研究美学就是了,要弄清楚,只好去当匠人去。

    至于作者说的生产厂家挂羊头卖狗肉,糊弄顾客,前面柴烧、煤烧做样子,后边气窑藏得远远的,这是存在的,揭穿一下也是必要的,但有些事情我们也是无可奈何的。连《小五义》中的“黑妖狐”智化还要口中发誓,脚下画“不”字,何况人乎?我们不能指望厂商不做生意,做生意就难免要“故弄玄虚”,因为人心太鬼诈,欲望太强烈,都想投机取巧,趋利避害,而历史从来是只管功能效果,不管人的 道德善恶的。至于最后买不买钧瓷,这要看有无闲钱和闲心,不管是当生活用具或作艺术品,千百年后,经过了“折腾”,还保不准真成了稀罕的文物,还真是“雅堂无钧瓷,不可自夸富”呢。“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向来如此。所以什么事都是变化的,我们不可太执就行。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