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下横琴 (青岛) 钧瓷 博客

钧瓷博文集

 
 
 

日志

 
 

谈钧瓷的模糊性  

2014-02-09 08:22: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钧瓷的模糊性是钧瓷窑变的一个主要特征,也是钧瓷釉色呈示的一个主要意象。认识钧瓷的所谓意境美和朦胧美,也是从这里开始的。

钧瓷的釉色主要分单色釉和复合釉两种。单色釉是明快清晰的,也不足以演绎窑变的极致,展示宏大的意境。而复合釉由于多介的基因,正可以充当这一角色。自宋以来,用复合釉充分表达窑变手段,展示钧瓷独特韵味已千年不绝,而钧瓷的模糊性,也正由此而展开。

钧瓷的模糊性,主要指釉面的模糊性和人们观感上的模糊性。所谓模糊性,是指釉面变化是混沌的,没有边缘的,看上去似是而非,难以名状,或者是阴阳冷暖相混杂。即使是有窑变意境的所谓“釉画”,也是带着醉意式的朦胧,处在“似与不似”之间,也并没有真正清晰的边界。如著名的钧瓷挂盘《寒鸦归林》就是例证。而钧瓷的这种模糊性,正是钧瓷最可玩味的地方。它具有诗的品质和国画淡墨晕染的笔法,天然的带着多义的内涵。一部《妙法莲华经》,佛家把一个“妙”字说得无穷无尽,而钧瓷的模糊性和所蕴含的意象,正可用“妙不可言”来代替。

解释钧瓷的模糊性,世界上也许有两套语言系统,一是西方的,一是中国的。西方的思维是逻辑的、推演的。这种思维重“义理”不重“形象”,因此是不适合于解释钧瓷的。它想把一个事物说明白,问很多“为什么”,结果可能是越说越不明白。而中国人的思维是归纳的、感悟的,重“想象”超过重“义理”,这是从伏羲画“八卦”、文王演《周易》一开始就决定了的。所以中国人解释事物是经验主义的。古典文论评价艺术是一套形容词系统,当代人解释钧瓷也是一套形容词系统。比如面对一幅“图案”,你看像阿猫,我看像阿狗,他看又像一头馿;一会看出个杨贵妃,一会又幻化为一个玛利亚。总之是非驴非马,见仁见智,全凭自己的经验和感觉而定。这样解释钧瓷,不亚于肢解钧瓷,把钧瓷弄得面目全非,结果同样是越想说明白,越说不明白,仍然陷入钧瓷的模糊中。而越说不明白的越想说明白,也许正是钧瓷的魅力所在。

钧瓷的模糊性,内涵是丰富的,丰富到可以作不同的猜测和比拟。

钧瓷的模糊性,又有不同的文化品格,可以在不同的领域寻找它的身影。

它是诗性的,具有文学品格。它让人想起晚唐李商隐的诗。李商隐的诗一改唐代以前诗的明确性,把描述和抒情组合为一个巨大的朦胧意象,任人驰骋想象,开创了模糊美 的先河。他的一首《锦瑟》诗,已经一千多年了,至今仍有人做着新的解释。而钧瓷的模糊性,似乎承袭了李诗的余韵,同样有异曲同工之妙。它不似“南青北白”,也独立于其它窑口,以釉变的极大丰富性,同样处在一个模糊的世界里,给人以巨大的想象空间。

它是写意的,具有观赏性,极似中国的水墨画。国画中的淡墨晕染,显隐交错,具有巨大的抒情性和写意性,它是无言的诗。而钧瓷的模糊性,天然就是有色的画,同样具有“象外之象”和“韵外之致”。

它是混沌的,具有自然之象,上可以证天宇,下可以喻山川,具足天地人三才之本真,正像国学家、国画家范曾先生说的,混沌者,天地之大美也,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常理而不说。而钧瓷的模糊性正是混沌之象,俯仰之间,正可与天地久低昂。

但可惜的是,现代人并不真正认识钧瓷的模糊性和混沌美,试图用各种办法缩小钧瓷的身量和气格。宋代钧瓷体现的是“天人合一”的理念,并没有现代人的鉴赏法,而我们现在走的是“天人二分”的路线,都试图把钧瓷的混沌清晰化和明快化。因为当代人的功利之心,使人似乎少了糊涂,多了清醒,都试图在各种算计之中赢得私欲。比如,作钧瓷注释的试图用“意境美”糊弄顾客,对钧瓷的模糊性作这样那样的比拟,导致钧瓷庸俗化。做钧瓷的则变着法子搞“窑变”,把“窑变”的模糊性清晰化,以能够出“图案”证明“窑变”的神奇,这也同样增加了钧瓷的庸俗。其实他们不知道,“窑变图画”并不是钧瓷的长项,“自然窑变”才是钧瓷的本色。论模糊性,古代所有窑口皆比不过钧窑,论“图画性”,则钧瓷远不如扒村瓷和景德镇,跟着它们的脚步跑,钧瓷就玩完了,就等于荒了自己的地,种了别人的田。这使我想起两句话,就是我在《我的钧瓷情结》里引用过的。一句是老子的“慧智出而有大伪”,一句是庄子的“七窍开而混沌死”。我觉得我们现在干的就是这种事。现在我把“七窍开而混沌死”的典故引述于后,看看庄子《应帝王》是怎么说的:

南海之帝为儵,北海之帝为忽,中央之帝为浑沌。儵与忽时相与遇于混沌之地,混沌待之甚善。儵与忽谋报混沌之德,曰:“人皆有七窍以视、听、食、息,此独无有,尝试凿之”。日凿一窍,七日而混沌死。

这段话明白如话,不做译注也能懂,相信对鉴赏钧瓷和制作钧瓷还是有所俾益的。难道现在我们做的不正是“尝试凿之,日凿一窍”的勾当吗?我想最后说的是,与其我们重视钧瓷的意境美,不如关注钧瓷的模糊性。钧瓷的意境美由钧瓷的模糊性而出,而钧瓷的模糊性是一个巨大的意象世界,任何想当然的解释和制作都会破坏钧瓷的完整性和神秘性。当代中国评价艺术作品的方式是从近代欧洲学来的,中国古典文论评价艺术只说“好”与“不好”,对钧瓷,我们还是应该回到古典去,作出归纳而概括式的判断,而归纳与概括的意义,正在于以有限反对无限。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