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下横琴 (青岛) 钧瓷 博客

钧瓷博文集

 
 
 

日志

 
 

【转载】情有独钟(殷振志)  

2014-02-06 23:09: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夜半读钧《情有独钟(殷振志)》
 

                                                                              情有独钟

                                                                                 (一)

     钧瓷的釉色千变万化,五光十色。但大抵可分为钧红釉、天青釉和复合釉三种色相。在这三种类型的釉色里,我先是喜欢钧红釉,喜欢它的张扬、浓烈和奔放。后来又喜欢复合釉色,因为它比之红色的单调多了一些复杂,五颜六色的“窑变”聚合在一起,显示了一种繁密和深意,比之单纯的张扬和浓烈多了一些迷离和掩饰,多了一些老练和诗意。再后来,却又单单地喜欢上了天青釉,就是“雨过天晴”的那种(如图1),青中泛着蓝,蓝中渗着白,三相合一,浑透晶莹,比之那种复合色相,则少了繁密和热闹,多了纯净和淡雅;少了动荡与华美,多了质朴与冲和。显示出一种理性的收敛,成熟的单纯,高贵的和谐与静穆的恢弘,甚至更有一种淡淡的忧思和哀伤。那情调,与我的心理个性和审美情感十分相通。我觉得那是瓷器中最美的颜色。不论是在市场上,还是在展室中,每每看到那种古典的釉色,我就会不由自主地驻足观望,细细品味,感受那种亲近和温馨,抚摸那种扑厚和苍桑。

      对钧瓷釉色的欣赏变化,类似人生的成长过程,它不仅与个人的气质因素有关,还与个人的成长阅历、见识、学养以及审美观的逐步形成有关。那是一个同生共长、综合积淀及逐渐成熟的过程。这种变化虽然不是厚此薄彼,但却是情感上的选择和偏好。而情感或心态的变化与形成,更多地受制于阅历和文化的滋养。而阅历和文化正是形成文化心态或文化人格的决定性因素。在这里,人的生长过程和审美过程惊人地相似,都走着一条“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的路,验证了黑格尔“逻辑与历史相一致”的天才结论。

     是的,从开始喜欢钧红釉到不怎么喜欢钧红釉,从开始不喜欢天青釉到最终喜欢天青釉,历史(钧瓷)在这里转了一个圈,最终又回到它的逻辑起点;审美也在这里转了一个圈,最终经历了由不成熟到成熟、由低级到高级的升华过程,体现了天青釉独步历史、独霸千年的经典意义,验证了中华民族典型的文化心态或集体人格。

     从天地混沌到阴阳初开,从“天人合一”到“道法自然”,中华文化的源头一开始就以这些整体气象和思维模式来确立民族的哲学观,来塑造民族的价值观念和文化生态。而哲学观念的确立也必然决定美学观念的色调。在这种文化背景下,崇尚自然的“天青月白”之色也必然会成为传统审美的主流,使中国的古典艺术成为“情感美学”和“实践美学”。

     古人认为,造化有玄机,天地有大美。这个“大美”应该是造化为人类树立的一面无声的艺术旗帜,应该是人类模仿和再现的艺术标杆。这个“大美”是什么?就是天地的气象,自然的神韵;就是天人一体的和谐与混朦;就是范曾先生对美的解释,“单纯、混沌和秩序”。“单纯”体现了天地的博大简约,“混沌”体现了天地的深邃诗意,“秩序”体现了天地的和谐规整。而这些,正可用“天青”之色来诠释,它是最接近于上苍本色的,是上苍本色最形象、最生动的外化和象征。在这个色相里,没有张扬和浓烈,也没有繁密和拥挤,而是不温不火的、温文尔雅的,也是中庸的、含蓄的、淡雅的和唯美的。面对这种颜色,“每一个思索过人的去来的人,一定都曾一个人孤独地仰望过上苍”。人在这个世界上,经历风风雨雨和无边的欢快与苦难。然而“当风雨过后,面对这纯纯的天色时,所有的已经历过的风雨都变得温馨起来”。这种晶莹幽雅的温馨之色,是瓷所苦苦追求的,也是人所苦苦追求的。只是“有许多时候,人所苦苦追求的东西,造化却在不经意间成就了许多。而人的精彩在于,总是乐于用许多的辛苦去完成一个追求”。因为那是一种上苍的昭示,是一种审美及人格的理想。明白了这点,我们就明白了天青色的经典意义了,也就明白了人生和审美的终极偏爱了。钧瓷虽然以铜红釉独步瓷林,开辟了另一个审美境界,但它的底色仍然是蓝色的乳光釉,仍然属于一个大的青瓷系统。天青的蓝色乳光釉,是一个与自然同在、既古老又常新的人间大美。在它之上,你才可以演化出新的传奇。

     写完这段话很久,后来在一次出差途中偶尔看到一本杂志,上面有句话不禁使我窃喜,那是著名节目主持人、鉴藏家王刚说的。他说:真正的玩家玩到最后,都是玩单色釉的。现在我把它补在这里,印证我的观点,不算是狗尾续貂吧?                  

                    

                                                                                 (二)

     “天地之大美”,自然之和谐,同样适用于对钧瓷造型的审美,因为钧瓷的造型艺术同样是对“天地之大美”的感悟和再现。

     与中国古典哲学一样,西方哲学对美的认识同样有异曲同工之妙。莱布尼兹认为,人天生就有一种先验的理性认识,宇宙也有一种天然的理性结构。毕达哥拉斯则把美看做是“数与数的和谐”,发现了“黄金分割比”的宇宙规律性和美的规律性。在古希腊,“黄金分割比”被广泛地应用于建筑、雕塑、绘画等艺术领域。古希腊的人体雕塑是最完美的古典艺术。而最美的人体也是最符合“黄金分割比”的。同样,陶瓷艺术从远古陶器到青铜器,再到宋代五大名窑,其形制已基本完备,其艺术的经典性已接近或达到了某种规律和极致,是“天地之大美”和“宇宙的和谐与完善”的“再现”。它仍然是像标杆一样给后人留下了一个“范式”和“理式”,使后人几乎难以企及,多是在一个大的框架里作一些局部的装饰和象征意念的处理,以展示所谓的创新精神和时代特征。而这个“范式”,就是体现天地精神的造型的简约、概括与规整,就是整体的优美、和谐与气韵,就是线条的劲柔、律动与法度。它是美学中最重要、最纯粹的形式美和结构美,这种“美”可以不依赖于表现对象而单独存在,是一种有着高度文化积淀却又净化了的“有意味的形式”。这个“理式”,就是这个“形式美”所体现出来的人文特征,是人对宇宙规律和自然韵致的理解、感悟和表述。钧瓷造型的艺术风格除了端庄、均衡、优美等几乎所有瓷种都具有的特征外,还具有北方瓷种所特有的古朴厚重、典雅大气的特征,它是具有南方情调但却以北方风情为主的混合型兼容型瓷种,具有更多的美学特征和审美元素,是长期以来历代窑工们精心凝练的智慧的结晶。因此,在我的审美倾向里,我一直推崇宋钧的那种简洁、优美和大气,而对那种过于雕琢、过多装饰和过多寓意的造型不以为然。尤其是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我越来越倾心于那种古朴典雅、单纯而大气的造型艺术,因为那才是天地的本真和“大美”(如图2),才是去掉了匠心与修饰、契合造化的“自性真如”。

     行文至此,我不禁想到,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儒家的入世哲学多是做加法的,而道家的哲学多是做减法的。在人际伦理中,儒家占了上风,而在人生审美中,道家则抢了风头。“为学日益,为道日损”,“大道至简” 、“无为而无不为”,在后世的儒道互补中逐渐成为 艺术审美的主流和至高境界,因为那是一种成熟、圆融和博大。虽然美是多样的,但有矫饰美和自然美、繁丽美和简约美之分,有“技与艺”、“道与术”之别。作为一种文化自觉,钧瓷艺术应该有一定的哲学支撑和道的归向。缺乏这样的支撑和归向,钧瓷艺术则不免流俗。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