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下横琴 (青岛) 钧瓷 博客

钧瓷博文集

 
 
 

日志

 
 

【转载】钧盘的命运  

2014-02-01 20:43: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夜半读钧《钧盘的命运》

钧盘的命运

这是一个有关钧瓷的真实故事,它虽然与钧瓷的烧制关系不大,但它所表现出的钧瓷窑变艺术却鬼斧神工,令人神往,在啧啧称奇的同时,我想有必要翻开这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一)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的一天早晨,禹县钧美二厂的钧窑正在开窑,十多个窑工正紧张、忙碌地将一件件钧瓷产品从热气腾腾的窑炉内取出,神情专注的验质员正认真细致地检验着每一件产品。

钧瓷的烧制极不容易,且不说从进料配釉到制作烧成要经过十几道严密的工序,仅对产品的质量要求就苛刻得让人咂舌。“钧瓷掉毛,不值一毫”,这是钧瓷人对钧瓷产品高标准的要求和评定。也就是说,烧出的每件钧瓷产品,不管造型多美、釉色多亮,只要有丝毫的瑕疵(脱皮、掉釉、落渣、炸纹、污火)都属于残次品,分文不值。而对于残次品的处理更是坚决、果断:一概摔碎、全部砸烂。当然,他们这样做看似无情却也有道理:一是允许残次品的存在,就不可避免地要影响、降低甚至败坏钧瓷的声誉,从而失去人们对它的推崇;二是从经济角度考虑,社会上多一个残次品的存在,厂家就会少一个优质品的售出,将来吃亏的还是厂家。因此,当验质员检验到一个做工虽很精细完整、造型也很别致大方,可盘面正中却沾有几十粒米点般大小的落渣和一块巴掌大污火的钧盘时,就毫不犹豫地把它扔到了它该去的地方——废品堆。大概是验质员用力过大加上盘子平行惯飞的缘故,钧盘竟飞过渣子堆,囫囵地落到了离窑门不远的匣钵边。开窑完毕,一个满身大汗的老工人坐在匣钵上休息,见脚下扔着一个盘子,便弯下身拾起来细看,原来是一个有落渣污火的残品,他便也像验质员一样,拿起来就往渣子堆上扔。谁知,他刚一举起手,恰被来到他身边的另一个开窑工人伸手夺了过去,“这不是个好盘吗?干嘛要扔?”这是个新工人,进厂不久的他大概不懂得窑上不留残次品的规矩,或根本不懂得什么是残次品,只觉得囫囵就是好东西,不该扔。坐在匣钵上的老工人笑着开腔了:“好盘谁舍得扔?张开你那嘴巴细看看,中间恁多渣点儿,恁大一块烟薰斑。”这算毛病吗?新工人大惑不解,带着迟疑的表情自言自语道:“我看还怪美哩!倒像是一幅画。”

坐在匣钵上的老工人和验质员笑着说:“是画,你拿回家吧!放你屋里,看谁去看,像块膏药还差不多。”

“我说像画儿就像画儿嘛!”拿着钧盘的新工人仔细地端详并坚持着:“要不是颜色模糊点,还真像……”究竟像啥他却说不出来。

或许是职业的习惯和敏感吧!一听说像幅画,刚从外面陶瓷学校学习回来的小苒过来了,她接过钧盘细看后说:“还真有那么一点儿像画,可惜这上面几十个黑点儿是落渣,一大块暗影是污火,唉!”她迟疑犹豫了好一会儿,说:“那就先别扔,放那儿吧!”

              (二)

懂得钧瓷的人都知道,钧瓷的珍贵就贵在它的窑变,入窑一色,出窑万彩,它变光变亮变艳变丽才是正品、佳品;如果能变出一幅画,特别是一幅有意境、有情趣的画,那简直就是奇品、神品。小苒之所以把钧盘收起,不用说也是这样想的。从另一种意义上说,这也是一种追求、发现和创造。因为我们生活中并不缺少美,缺少的是发现美的眼晴。

小苒把钧盘拿到办公室以后,就摆放在办公桌尽头的靠墙处,一连数月也没人注意它。可不想一天,这件不起眼的钧盘引起了一位名人大家的注意,不经意间成为了一颗光彩夺目的钧星!

那是三个月后,驰名中外的大作家姚雪垠来厂参观。在办公室,不知怎地他偏偏注意上了办公桌上的钧盘。他把钧盘拿在手里,仔细端详,反复把玩,继而自言自语道:“好!好!这个盘子好呀!暮鸦、树林、云雾、深潭。寒鸦归林图,寒鸦归林图!”这真是慧眼识玉,一语道破天机。经姚大作家这么一说,众人再仔细一看,还真真切切,确确实实是那么回事:那几十点米粒般大小的灰渣,正像一群从远处归来盘旋聒噪着的暮鸦,那一块模模糊糊、紊乱不整的污火斑,还真像一片高低不平,大小不一,参差不等,疏密有致的冬树林,更绝妙的是“冬树林”下那片小黑影,正像是树木映在水里的倒影,“冬树林”上面“暮鸦”背后那烟熏火燎的过渡处,恰似傍晚时分的云岚雾霭。整个画面恬淡自然,和谐匀称,既如梦如幻又似真非真,给人一种海市蜃楼般的神秘感。

众人欢笑了,群情振奋了,书记、厂长高兴得像陡升了三级,赶忙命人取来文房四宝,让姚大作家留言题词。正在兴头上的姚大作家也不推辞,略思片刻,欣然命笔,款款写道:“开窑一幅元人画,落叶寒林返暮鸦。晚霭微茫潭影静,残阳一抹淡流霞。”诗如画,画如诗。在这里诗与画,画与盘珠连璧合巧妙地结合在了一起,此时人们才如梦初醒,混沌大开,真正领悟到了什么是大作家敏锐的眼光,什么是名诗人独特的思维,什么是艺术家卓绝的创造和发现。了不起,太了不起了!感叹之余,众人也深深地自省自责:明明一幅天造地设,世上无双的元人画,自己怎么有眼无珠视而不见,偏要死死地把它看成令人诅咒的落渣、污火呢?幸亏还没把它扔掉,要是扔掉或摔烂了,那将是多么大的损失和遗憾啊!

              (三)

遭厄运受尽冷落,转眼间地下天上。就这样带落渣污火的钧盘一下子成了钧品中一颗璀璨无比的钧星,其身价已不是百倍千倍,而是万倍了。在此前后,给钧瓷题词留字的名家名人的确不少,可他们都是粗指泛指,而像姚大作家特指细指为一件钧品题诗留墨的还只有钧盘一个。

既然成为钧星,自然就要享受星级待遇。钧盘不但从办公室很快走进了陈列室,并被摆上了铺有金丝绒台架的黄金位置,还特意配备了文字说明,并专门规定了有关保护措施,真正做到了尽善尽美,万无一失。

藏在深闺人未识,一旦成名天下知。为了弘扬钧瓷文化,向更多人展示钧瓷瑰宝风采,厂领导又立即组织了一场颇为隆重的钧瓷赴京大展览。经过精心准备,一个月后钧盘和它的一大批钧朋瓷友风风光光地走出了神垕,进入了北京,开始了为期一个月的首都大亮相。展览先是在民族文化馆,后是在工业展览馆,那真是空前的荣光,绝后的成功。钧瓷以其古老的神韵、优美的造型、神奇的窑变哄动了整个京城。每日人潮涌动,观者如云,动容之色比比皆是,赞美之音充耳可闻,特别是钧盘上的图画和姚大作家的题诗,不但是此次展览中的亮点,更是人们争相观看的器皿。有说这是画圣吴道子的遗墨,有说这是神笔马良的丹青,有说这是金火圣母的杰作,有说这是太上老君丹炉的魂灵。除众多媒体争相报道外,还有外商和收藏家提出了要出高价收藏,然而,这件世所罕见的珍品万万是不能出卖的,因为它是国宝!

在北京大享其名,极尽风光了一个月后,钧盘载誉而归,回到厂里又进入了保险柜。按说也真该安静歇息一下了,可谁知刚进入保险柜,慕名来求见者又有来了一大群。这次厂领导很坚决,谁也不行,弄烂了咋办?硬是拂了一帮人的美意。可说话不及省城一名大记者又来了,这位名记者也是个钧瓷迷,他要仔细观摩研究一下这个世所罕见的钧瓷珍品,着力写一篇有深度有份量有价值有意义的长篇通讯《钧瓷光照华夏》。精诚所致,金石为开。厂领导只得向这位热心的名记者破例开了绿灯,热心的记者欣喜异常,手捧钧盘如获至宝,长看看短看看,远瞅瞅近瞧瞧,总也看不厌,总也瞧不够,陪同的书记、厂长怕他看的时间长了疏忽大意发生意外,便特意提醒说:“这可是件真一不二的钧瓷瑰宝,几十年几百年才烧出一个,要卖钱的话,怪少也值千二八百万。”谁知,痒处有虱,怕处有鬼,他们不提醒还好点儿,一提醒记者“呀嗨”一声猛一吃惊,钧盘从手中“嗖”地脱落,“啪”地掉在了地上,一下子摔了个粉碎。

记者吓愣了,书记、厂长捶胸顿足,全厂千多名工人扼腕叹息了。可一失手成千古恨,任人再追悔莫及也无济于事,无法挽回了。

一颗冉冉升起的钧星就这样倏地殒落了,虽然它已不复存在,然而,它留给人们的思考却回味深长……

(相关链接:据悉,此钧盘摔碎后,经高人修复,虽不完整,仍为天价,现一直保存于钧美二厂展览室。)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