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下横琴 (青岛) 钧瓷 博客

钧瓷博文集

 
 
 

日志

 
 

当代钧瓷:超越传统还是末路狂欢?(转广州日报)  

2014-01-28 10:00: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传统“五大名窑”(汝、官、哥、定和钧窑)当中,钧窑可谓是当今发展得最为风生水起的一个。从屡屡被当做重大国事活动的“国礼”,到在拍卖市场上连创百万高价,它一枝独秀般的优异表现,足以让其他名窑“相形见绌”,也吸引了越来越多藏家的关注。
  
  和宋朝的传世钧瓷相比,当代钧瓷的釉色更加五彩斑斓,器型更加令人眼花缭乱,就连被古人视作神鬼莫测的“窑变”也被今人控制……而这,究竟是当代钧瓷实现的历史性飞跃,还是一场自我陶醉般的末路狂欢?当代钧瓷意气风发地走在这条越来越宽广的道路上,是不是同时也意味着,它正离自己的传统精神越来越远?今天,我们来听诸位专家各抒己见。

 

正方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孔相卿:
  
  当代钧瓷实现了历史性飞跃
  
  宋“五大名窑”对世界陶瓷发展有非常大的贡献,特别是钧窑。在它之前,中国的陶瓷多为青白瓷。钧瓷打破了这种局面,为后来的有色陶瓷开辟了先河。作为御用品,宋钧瓷的工艺达到了相当的高度。尤为难得的是,从宋至今,千年来河南的钧窑之火从未熄灭。这和汝窑、官窑、定窑、哥窑都不同,它们在宋元之后都断烧了,有的连窑址都找不到,继承尚且有难度,更别说发展了。历史的断代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它们今天在技术工艺上的相对落后。而钧瓷在这方面是幸运的。可以说,现在钧窑已经成为了北方陶瓷的种子库,而当代钧瓷也正因为充分借鉴了前人的智慧而显得特别出色。
  
  依托传统钧瓷,并借助现代的技术手段,当代钧瓷的发展实现了历史性的飞跃。我们都知道,和其他陶瓷大都以刻和画做修饰不同,“窑变”是钧瓷的招牌。在宋人眼里,“窑变”是神鬼莫测的,他们的烧制水准很高,但并不清楚“窑变”背后的奥秘。而今天的钧瓷艺术家早已破解了“窑变”之谜。可以说,“窑变”对古人来说只能是碰运气,而今天已能被人为控制,许多宋人想做而做不到的“窑变”效果,对现代钧瓷人来说并无难度。在宋代,钧瓷有“十窑九不成”的说法,当代钧瓷也突破了这个出窑率过低的技术瓶颈,利用液化气窑,钧瓷已经可以实现大批量生产。
  
  因为技术条件的提高,当代钧瓷的艺术形式日趋丰富多彩。比如说,传统钧瓷基本上就是天蓝、胭脂红等单调的色彩,而当代钧瓷的釉色可谓是千变万化。另外,当代钧瓷的器型也十分丰富,不仅有传统的,也有抽象、写实甚至卡通的风格。
  
  不谦虚地说,和其他几大宋朝名窑相比,钧瓷目前的发展状况是最好的。我们赶上了人民财富增加的好时代,收藏者与艺术家联手带起了钧瓷市场。除了价值无可置疑的古钧瓷,当代钧瓷也受到追捧。
  
  不过我认为,在选择“藏古”还是“藏今”时,大家应该首先思考最根本的问题:为什么要收藏?我认为不能仅仅将收藏看做是投资,还有自己的历史价值在其中。比如,你收藏宋代官窑作品,是因为它承载了当时中国最高的技术工艺、表现了当年的生活水平和审美趣味,那么当代钧瓷大师的作品同样值得收藏,因为它们和宋代精品是一样的,而区别就是:它们远,我们近。从这个层面而言,当代钧瓷中的仿古作品,我反而认为收藏的意义不大。现代仿古,可以说是用技术欺负老祖宗。我们收藏的,应该是当下真实发生着的历史,而不是今人摹仿先人的产物。还是要记住一句话:“今天的艺术品就是明天的文物。”

反方
  
  中国民间工艺美术家、《钧瓷志》、《中国钧窑考》主编苗锡锦:
  
  “染”出来的“窑变”经不起历史考验
  
  我不否认,当代钧瓷当中的少数精品,已经超越了宋钧瓷的水准。但总体而言,当代钧瓷和宋钧瓷的差距仍旧非常大。
  
  现在,如果你到潘家园,或者我们当地的钧瓷市场走一圈,看到的钧瓷是红红一片,五彩缤纷,花哨有余。以至于现在人对钧瓷的印象是:越绚烂多彩就越好,上面要是再来点儿鸟啊、虫啊什么的“窑变”,那就更精彩不过了——实际上,这是对钧瓷的误解。
  
  真正的钧瓷应该是什么样的?这个标杆,当仁不让,应当是北宋的官钧窑所在地——禹州老城区内的宋代钧窑遗址钧台窑的出品。钧台窑是北宋时为皇室烧制钧瓷贡器的官办大型窑场,无论从釉色方面或造型方面看,北宋钧台窑都代表着钧瓷发展到鼎盛时期的最高工艺水平。
  
  钧台窑瓷器的身上没有浮光,散发着内敛的光芒。它沉稳、厚重,是中华民族品格的表达。当代钧瓷却红得令人目眩,比传世钧瓷红得多。实际上,“天青”才是宋钧瓷的底釉,虽然也有铜红的窑变,但那更像如洗碧空上的一抹红霞。就算是那些很紫的钧瓷,里面也有蓝色的流纹。甚至可以说,“无红可成钧,无蓝不成钧”。这和清代陈浏在《陶雅》中评说的也一致:“钧瓷有紫、青两种”;“天青贵于铜紫”;“其实紫釉之乾涩而无蚯蚓走泥纹者,远不及月白莹润者也,月白而能莹润,则仿柴之雨过天青者也”。
  
  当代钧瓷特别“红”,特别艳,与迎合当代人的欣赏趣味有关;另外还有一个原因是,和天青釉相比,铜红釉是很好烧的。而宋人那种“雨过天晴云破处”的天青釉,才是“窑变”的最高境界。坦白说,当代的匠人烧不出来。现在常见做法是,直接往釉料里添加化学颜料,比如氧化钴——它不用“窑变”就可以呈现蓝色,想要什么状态的蓝色都可以。但这样“染”出来的“钧瓷”和自然窑变的无法相提并论,不耐看。
  
  现在科技如此昌明,为何我们对着几百年前老祖宗做出来的东西,还是只能“望瓷兴叹”?一个客观的原因是,很长时间,我们都找不到当年宋人烧造青瓷时所用的瓷土原料,而这正是破解钧瓷之谜的关键。前几年,我在钧台窑遗址的附近寻找到了当年钧瓷釉料土层,它看上去就是非常不起眼的土料,但成分属于高硅低铝,正是让人朝夕期盼,能够解开宋代钧釉之迷的釉原料。经过反复试验,2005年,我们用这种釉原料成功烧制出了堪与宋官窑器皿釉色相媲美的天青和月白釉,可以说,这次试烧成功,标志着在断代几百年之后,宋钧瓷的烧制技艺的真正复原。但是,这种原料也有“弊端”:它不太好烧,烧成工艺不容易掌握,所以仍在试验阶段。
  
  除了原料,当代钧瓷的工艺水准也和宋朝有差距。我觉得主要是主观原因造成的。当代匠人有急功近利的浮躁心态,用工业颜料取代自然“窑变”的做法非常普遍,这样做出来的钧瓷充满浮华之气,经不起历史的考验。而钧台窑的匠师,之所以能够取得巨大成就,和他们的精益求精的精神分不开。“宁要一件好的,不要十件坏的。”这样的精神,现代人太缺乏了。

深圳博物馆副馆长郭学雷:
  
  审美力低下让当代钧瓷走上没落之路
  
  当代钧瓷和传世钧瓷,我认为两者间几乎没有可比性。古钧瓷在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上都远远超越当代钧瓷。同样是一把泥巴,传世钧瓷做出来的是艺术品,当代钧瓷却恶俗不堪。不是因为我们的技术赶不上宋代,而是因为我们的审美远远未达标。
  
  举个例子:钧瓷的特点是釉面颜色大气粗犷,器型浑圆线条简洁。而许多当代钧瓷,却硬要将一些生硬的艺术表现方式套到古朴素净的钧瓷身上,让瓷器变得花里胡哨、过于复杂,反而削弱了钧瓷原本大气磅礴的美。比如过去的香炉,强调的是形式的简略,不求装饰。现在却有人故意在香炉上设计细碎的窑变,让釉面变得极其破碎,效果并不好。
  
  据我了解,目前很多做钧瓷的人,根本就是农民企业家,很多钧瓷制作团队里,你甚至找不到一个人理解中国传统文化,懂得什么是真正的钧瓷之美。他们就是按照自己的审美水平凭直觉去做,出来的东西自然奇丑无比。同时,大众的审美水平也很低下。两方面的因素互相影响之下,你想要找件稍微讲究些的当代钧瓷作品,都很难。
  
  和传统钧瓷曾经创下的辉煌相比,当代钧瓷正走在没落之路上。究其症结所在,是传统文化的缺失造成的。我们缺的不是技术,而是审美。古人对钧瓷烧制技术的理解还十分原始,很多时候还依靠偶然的窑变,而今人已经能主动控制窑变。尽管如此,今天的工匠们,大都对色调搭配、彩斑应用这些问题缺乏基本的审美能力,在不适合的器型上用不适合的色彩展示钧瓷,自然效果不佳。所以,要想使当代钧瓷达到更高的艺术水平,只有一个办法:让综合素养较好的人来接手,提升陶艺师群体的审美训练和文化素养,否则当代钧瓷永远无法走上精品的高度。
  
  在我看来,优秀的当代钧瓷首先应该有设计美感,造型大方,窑变不必过于追求细碎。同时,应该既有传统气息,又贴近当代人的日常生活——传统的东西一定要走进生活才有生命力。传世瓷今天看来是艺术品,但在当年也只是生活用品。我们只有把当代钧瓷做成生活用品,才能真正把浓郁的中国传统气息继承下来。
  
  在这方面,中国台湾地区和日本的当代瓷器都值得我们学习。他们的从业人员的总体素养比较高。我曾见到过日本陶艺家设计的现代瓷器,是人们日常使用的茶具,风格很接近钧瓷,但漂亮得多。相形之下,中国人日常生活中接触到最多的是饭店里白花花的粗糙瓷器,审美根本无从谈起。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